文/王能全

沙特首都利雅得只有可数的几栋高楼,街道也非常不整齐,就像中国西北的一座县城,不禁让人疑惑每年数千亿美元的石油收入都去哪儿了

2018年3月23日至31日,我访问了沙特阿拉伯的达兰、延布和利雅得三个城市。一周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对于三十多年来一直研究石油问题的我来说,此行的收获很大,感受也非常深刻。

一、达兰,探寻沙特石油发祥地

DAMMAN,中文译名为达兰或达曼,是沙特东北部濒临波斯湾的一座城市,是东部第一大港和全国第二大港,东部省的省会。对于石油行业人士来说,这个城市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公司总部所在地,沙特第一口油井就在这里。因此,可以说达兰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和出口国之一——沙特石油工业的发祥地和运营中心。

阿美公司总部所在地为达兰的DHAHRAN,即宰赫兰。3月24日下午3时后,在抵达达兰后不久,冒着中东特有的酷热,通过三道有军警荷枪实弹把守的大门,终于进入了阿美的总部。阿美总部的占地非常广阔,是很大一片基本上寸草不生的戈壁,每一个部门的办公楼之间的距离都非常远,只有开车才能到达。担任20多年沙特石油部长的纳伊米,也住在阿美总部,其住宅是一栋黑色的、应该是贴大理石的建筑。据说,纳伊米经常在阿美总部散步。在阿美总部行政大楼的停车场车棚上,建有一兆瓦的太阳能电站。

1933年5月2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支付3.5万英镑金币从沙特政府取得石油勘探特许权,建立了阿美公司。在阿美总部,我们参观了生活区的一区、二区和正在建设中的新的生活区。其中,一区基本上全部是一层的独栋式院落,标准的美国洛杉矶郊区中产阶级住宅模式,只是间隔没有美国本土那样大;二区,大部分也是一层的建筑,但主要是连排式的。而正在建设中的新的生活区,则是典型的沙特式建设,土黄色的二至三楼带院落的楼房,窗户不多。在这一大片生活区里,学校、医院和商场一应俱全,还有高尔夫球场等健身设施和养马场,可以不出生活区就能很舒适地生活。3月24日是星期六,是休息日,我们不时看到,在生活区学校的操场上、马路上和高尔夫球场上,有很多人在锻炼。

沙特的第一口油井,就位于阿美公司总部内。从1933年下半年开始,阿美公司就在沙特进行勘探开发活动。1938年年3月,在进行了三年不断失败的钻探后,阿美公司在达兰的第七号井终于在打到1440米时涌出了大量的石油。自此,沙特的石油开发活动拉开了序幕。丹尼尔•耶金在其名著《奖赏》中称:“1938年3月,第七号井的发现开创了新的时代。宰赫兰在加速建设急需的工业、行政、住宅等设施。这里将成为美国中产阶级的近郊区,沙漠中的一块绿洲。”我们今天看到的阿美公司总部,就是这样建立起来了。沙特的第一口油井,今天已经不产油了,只是一个纪念地,晚上离开阿美总部时,我们沿其纪念地转了一圈,也算是对沙特艰难石油开发岁月的致敬吧。

达兰之行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参观塔努拉角(Ras Tanura)石油出口设施。研究石油的人士都非常熟悉一个名词,就是20世纪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机后,一说到国际石油价格时,一定会谈到塔努拉角出口的沙特34度阿拉伯轻油的价格,它是当时石油输出国组织原油的标杆价,也是国际油价的重要参考。塔努拉角石油出口设施,建于20世纪30年代,沙特第一船石油经此出口。今天,塔努拉角的石油出口能力为550—600万桶/日,约为每年3亿吨,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港。塔努拉本身是一座独立的城市,距离达兰约60多公里,塔努拉加上邻近的朱拜勒,是沙特重要的炼油和石化产业基地。3月25日,我们赶到了塔努拉角,从塔努拉海滩眺望了有关出口设施。非常巧合的是,从阿布扎比飞达兰的飞机正好经过塔努拉角上空,在飞机上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工岛及两艘正在装载的油轮,当时还在纳闷这是什么地方?对比从塔努拉海滩和从飞机上看到的景象,终于明白了当时飞机上看到的就是塔努拉角的石油出口设施。

二、延布,参观中国在海外的最大炼油项目

去延布旅行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石化在这里与沙特阿美公司合资建设并运营了一个炼油项目,即延布炼厂。2011年4月,延布炼厂项目审批和论证时,我是专家组成员之一,对这个项目留有很深的印象。

延布位于沙特西海岸,红海之滨。2012年1月14日,中国石化和沙特阿美公司签署了合资协议,中国石化持股37.5%,沙特阿美持股62.5%,加工能力为40万桶/日,即2000万吨/年,原料油为沙特重油,产品全部出口,其中绝大部分为柴油。延布炼厂,是中国石化在海外投资兴建的第一座炼油厂,也应该是目前我国在海外投资的最大和最现代化炼厂。炼厂的实际投资约80亿美元。2015年1月16日,首批30万桶柴油装运出口。2016年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国王萨勒曼在利雅得共同出席延布炼厂投产启动仪式。自投产以来,项目运营稳定,效益可观。

3月27日下午,我们参观了炼厂装置区和控制中心。虽然我参加了国内很多炼油项目的评估工作,参观过很多炼厂,但这是我现场参观过的第一个单系列2000万吨/年的炼油项目。由于项目是典型的燃料型炼厂,流程非常短,加之是一次性建设的,装置安排非常紧凑、集中,各装置按流程进行了非常紧密的布置,相关装置的规模在建设时、乃至目前基本上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装置先进,材质标准高。控制中心也不大,分四大单元,对全厂的装置和罐区进行全自动化控制和操作。延布炼厂加工的沙特重油,是在塔努拉角装船并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运过来的,炼厂拥有两个30万吨线码头。

延布是沙特重要的原油和成品油出口港。来源于沙特最大的、也是世界最大的加瓦尔油田和沙特东部其他油田的轻质原油,通过1200多公里的横越阿拉伯半岛的东西输油管线,输到延布港,从红海出口到世界各地,从而可以不用通过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这条管线的年输送能力为一亿吨,港口可依靠50万吨的巨型油轮。在延布工业区炼厂生产的成品油,也通过延布港,向世界各地出口。从海上,我们远眺了延布原油和成品油码头及其储罐区。

三、利雅得,导弹威胁下的能源安全讨论会

3月25晚,利雅得受到了也门胡塞武装三枚导弹的袭击。3月27日晚,在担惊受怕中,我们从延布飞往沙特首都利雅得,开始本次沙特之旅的最后一站。

3月28日下午,我们拜会了国际能源论坛,也即IEF。IEF是世界重要的政府间国际能源组织之一,成立于2002年,目前有80多个成员国,其中既有能源消费国,也有能源生产国。IEF现任、也是第四任秘书长是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原院长、首席研究员孙贤胜博士。孙贤胜秘书长在IEF总部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带领我们逐一参观了IEF大会议厅、图书资料中心等设施,简要介绍了IEF近期将要举办的主要活动。IEF总部位于武装保卫森严的利雅得使馆区,这一区域应该也是利雅得环境最好的区域,难得的绿树成荫。IEF总部是一个独立院落,办公楼是一栋两层的L型小楼,整洁、宽敞,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小花园。

3月29日全天,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举行“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与东北亚能源安全讨论会”,来自中国、美国、印度、韩国、新加坡和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的四十多位专家参加了讨论会,会议分为四个专场,分别讨论了能源和石油资源不断充实下的能源安全、经济考量而非实际供应中断下的能源安全、能源资源低碳化背景下长期能源安全的新风险和能源安全新结构下的机会等话题,会议讨论非常热烈,某些话题到了无法中断的境地。讨论会上,有关我国的能源、石油问题,尤其是3月26日挂牌交易的上海原油期货和石油人民币,是大家普遍关心的话题,讨论尤为热烈,有时都到了争论的程度。

四、2030年不再依赖石油,能做到吗?

从事石油问题研究三十多年来,沙特一直是关注的重点国家。这一次的旅行,一方面圆了多年实地考察沙特的梦想,更为重要的另一方面是,对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石油生产国有了最直观的感受,能更好地理解沙特一系列内政及外交政策。

一是严峻的安全形势,安全考虑会给沙特带来较为沉重的经济负担

在沙特的旅行中,我们发现,无论是在达兰、延布,更明显的是在利雅利,走到那里,都是一个比一个大的院子。更为重要的是,这些院子,尤其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机关、企业和外国人居住区的院子,都是由混凝土高墙和铁丝网围成,一般有三道门,是弯弯曲曲的防冲撞布局,最外一道由持枪的武装警卫守卫,对进入的汽车都要用反光镜检查底盘,完全是一付美国反恐电影的场景。直观的感受是,安全保卫肯定会是一笔沉重的支出。例如,在我们居住和参加会议的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是一个典型的大院,最外一道门的武装警卫,就配备有数十辆带警灯的车辆,大院内24小时都有警卫巡逻。

由沙特领头的阿拉伯国家联军介入也门内战已三年时间了,也门的胡塞武装还不时向沙特发起反击。3月25日,也是沙特介入也门内战三周年的日子,胡塞武装向沙特发射了七枚导弹,其中三枚射向了利雅得哈立德国王国际机场,这些导弹虽然被拦截,但还是造成了1名平民死亡、2人受伤。说实话,在利雅得期间我们一直非常担心,害怕局势升级,因为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就在哈立德国王国际机场附近。听在研究中心工作的朋友说,3月25日晚,他们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就在我们在利雅得期间,我国外交部领事司和驻沙特使领馆向在沙特的我国公民发出了安全警示。

目前,中东地区处于百年来最混乱的时期。除介入也门内战外,沙特还与中东地区最大的国家之一伊朗公开对立,并不时发出战争的威胁。严峻的国内安全保卫和越来越大范围卷入的地区冲突,都需要沙特花费巨额的经费,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为什么2017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沙特和沙特王储萨勒曼2018年3月访问美国时,都签署巨额军火采购协议的原因。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东地区和沙特国内的安全形势如没有根本性改观,沙特用于安全和军事方面的开支,会越来越大,将成为其越来越沉重的负担。

二是积极推行和实施愿景2030,摆脱对石油的过高依赖,是沙特必须执行的长期政策

与想象存在很大反差的是,从踏出机场的一刻起,我们看到的沙特就是一座座土黄色的院落和遍地的黄沙,即使是首都利雅得,也只有可数的几栋高楼,街道也非常不整齐,不像是在富得流油的产油大国,更像是在我国西北的县级小城,感觉每年数千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似乎都没有用于国内的建设。

2016年4月25日,沙特颁布了“愿景2030”,国王萨勒曼称:“到2030年,我们将不再依赖石油。” 同年6月7日,沙特通过了“2020年国家转型计划”,希望通过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实现收入多元化和振兴经济,大幅提高非石油经济的收入。同时,沙特启动了阿美公司的上市计划。

我们旅行过的三个沙特城市中,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愿景2030”的标语、宣传牌和国王、王储的画像。作为一个研究工作者,过去看沙特“愿景2030”等材料,简单地就是认为这些仅是沙特国王和政府国家治理的需要,在三个城市实地旅行后,才能更加深入地理解,作为国家的执政者,改变沙特对石油高度依赖的单一经济结构,对国家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从另一方面看,对于我国的众多企业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五、中国企业的沙特商机

目前,我国已有140多家企业在沙特开展多方面的业务。除上面提到的中国石化参股建设和运营的延布炼厂项目外,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等我国石油企业,还参加了沙特众多的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活动、石油管道和石化项目的建设工作,中国铁建等还参加了沙特轨道交通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电信企业,如华为参加了沙特全境的4G网络和智慧城市建设工作。在达兰等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我国家电企业格力电器的广告。

古丝绸之路历史曾将中国和沙特两国连在一起,今天,“一带一路”倡议和沙特的“愿景2030”再次将双方紧密联系起来。除石油天然气等外,沙特正在大力推进的经济转型和国家现代化建设,有很多领域我国都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2018年3月底,在访美签署的近4000亿美元经贸大单中,就有沙特王储萨勒曼与软银集团孙正义签署的在沙特建设全球最大太阳能产业园区的协议,而光伏产业正是我国的强项。在沙特旅行期间,路上除了日本的汽车外,可以看到大量韩国现代汽车,我们经常被问到是不是韩国人,这说明我国企业还需花更大的精力开拓沙特的市场。接待我们的有关单位多次提到,在进行市场开拓时,我国企业需花更大的精力研究沙特的政策,避免投资的失误和损失。除广为流转的麦加轻轨项目亏损外,在延布工业园,我们看到,由北京某企业承建的皇家管理委员会大楼,工期已达9年,已是一个烂尾工程。目前,沙特国内经济政策正处于不断变化期,已开始征收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

从战略上看,我国应高度重视在沙特西海岸的开拓工作。虽然沙特主要油气田在东部的波斯湾沿岸,但由于沿波斯湾涉及到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复杂的关系,美国在中东的军力主要部署在波斯湾沿岸,我们发挥力量的余地有限。沿红海的沙特西海岸,是“愿景2030”重点发展的地区,存在大量的商机。从地理上看,红海是我国西向欧洲、地中海必经的海上商贸通道,面向我国投资不断增多的苏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埃及等非洲地区,与我国拥有军事基地的吉布提隔海相望,可互为犄角。因此,建议国家应将我国在沙特发展的重点放在西海岸,相关企业也应在这里投入更多的精力。

从石油化工行业来说,沙特积极致力于扩大本国的石化炼油能力,变出口原油为更多地出口高附加值的油品和化工产品。我国炼油能力已经过剩,成品油出口量越来越大,延布炼厂就是投资产油国、开拓国际市场的积极尝试。因此,我国相关企业应积极抓住沙特“愿景2030”的机会,大力投资其石化产业。

3月30日下午,在结束沙特之行两个多小时前,一场沙尘暴从远处袭来,很快能见度就不到100米,利雅得迷失在漫漫沙尘中,位于利雅利市中心的沙特地标性建筑王国大厦也不见了踪影。能遇到了这么严重的沙尘暴,本次的沙特之旅可以没有遗憾了。在漫漫沙尘中晚点约一个小时之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将我们带上了回国之路。我衷心地祝愿,遍地黄沙遍地石油的沙特,能在“愿景2030”的引领下实现经济转型,以巨额的石油储量将自己建成像迪拜那样现代化、开放的国家,并从此不再依赖石油。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